第二百五十七章結 一個不是結尾的結尾

作品:《一路拔劍

    第二百五十七章一個不是結尾的結尾&;&;&;&;夜幕深沉,白澤穿了一件黑色的運動衛衣,周身上下收拾的干凈利索,腰間還特意用一條武裝帶緊緊的扎了起來,戴著頭套,夜色下整張臉都籠罩在一片黑暗中,只有他的兩只眼睛,一閃一閃的,好像深夜穿行,在林中獵食的猛獸,開闔之間,目光幽深,從里到外都透出一股子森森的殺氣&;&;&;&;而且他的身也酷似某種大型的貓科動物,不但動作敏捷的不似人類,而且竄行迅速,有種無法形容的態勢,起腳落步,五趾抓地,緊跟著大筋一彈一跳,人就竄出去了,無聲無息,哪怕是奔行于密林之中,沿途的一應灌木樹叢,也對他形成不了真正的阻礙&;&;&;&;白澤的身上就仿佛是涂滿了厚厚的一層油脂,不管是樹枝草叢,還是半夜里被驚起的蚊蠅蟲豸,只要一碰到他的身上,立刻就向兩邊滑開,渾不受力&;&;&;&;太極拳中“借力”和“卸力”的功夫,練到最高明的境界,就是道家中所謂的“渾圓”,一出,渾身上下,處處是圓,內外一體,渾然天成,全不受力,而這也即是拳法中所講的“蚊蠅不能落,片羽不沾身”。&;&;&;&;白澤雖然沒有系統的練過太極拳,不知道這一門拳法中最上乘的卸力法門,但內家拳拳理相通,越是上乘的拳法,練到最后就越有殊途同歸的感覺是以功夫練到如他這種程度,舉投足,都自有一番氣象格局,很多東西就算沒有真正練過,但隨便借鑒一二,卻也能悟出幾分自己的道理來&;&;&;&;龐老三的葡萄酒莊,在華北地區名氣不小,幾百畝的葡萄園,不但有專門的人照顧,而且還從法國高薪聘請了幾位一流的酒師過來,每年所產的葡萄全都用來釀造葡萄酒,除了留下一部分供自己飲用窖藏之外,大多都在家族內部消化了,雖然產出不大,沒什么利潤,但對他經營的人脈關系,作用卻是不小。&;&;&;&;龐家雖然只是個地方家族,可在冀北一省,卻是地地道道的“土皇帝”,家族資產綜合起來,少說也能控制數百億的資金,勢力盤根錯節,腳踏黑白兩道。&;&;&;&;龐老三只所以能在這一代眾多的叔伯兄弟中脫穎而出,掌握了眾多產業資金,除了他出身家族嫡系之外,更多的還是靠著自己越來越龐大的人脈關系。比如說這一次,因為白澤的緣故,他就和張培軒這個汰漬檔順勢結交在了一起。&;&;&;&;這對他而言,顯然就是個會。&;&;&;&;不過,想要和張培軒相處的更加深入,并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在這個年月,人都是有價值的,想要被別人高看一眼,有所倚重,那就要千方百計的體現出自己的最大價值。&;&;&;&;所以,龐太平才會這么不顧一切的要置白澤于死地。不但拉上了項鷹的師傅岳老趕,現在又搭上了曰本人的線兒,把自己的葡萄酒莊借給了小澤英雄和南基太暫住。&;&;&;&;而也恰恰就是因為于此,白澤如今想要做的,就是潛伏進這個酒莊,了斷這里的一切恩怨。&;&;&;&;至于今天晚上過后,這里出了多大的亂子,會給多少人帶去多大的麻煩,自己又會被裴炎怎么埋怨,都不關他的事。今天晚上他只管殺人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要殺我,我就殺你!”白澤懶得花心思去多想什么,前怕狼后怕虎,優柔寡斷的事兒,不適合練拳的人去做。這世上有太多的東西,都是被人們自己搞亂,搞復雜了,其實很多時候,只要你肯面對,事情就會變得很簡單。&;&;&;&;被人明里暗里的算計了好幾次,又是**槍,又是派殺的,這種事情要不做個徹底的了斷,那還了得?一味的退讓只會讓對覺得你軟弱可欺,白澤能躲過這一次的狙殺,一個人,一把槍,那下一次呢?&;&;&;&;是不是就是十個人,幾十個人,幾十條槍了……。&;&;&;&;以現在的槍械威力來算,就算白澤的武功再高,劍術再厲害,一旦被人算計,布下天羅地網,在狹小的地帶圍住,遠近十幾二十個人一齊開槍,結果也只有一個,就是被打成篩子一樣。死的不能再死了。&;&;&;&;這一次被人拿狙擊步槍暗殺,已經證明了是美國人主導的,但里面肯定也少不了龐老三和曰本人的參與。這一點就算是裴炎并沒有明說,可白澤猜也能猜得出來。&;&;&;&;而白澤,事實上也早就對這個龐老三一忍再忍了,從一開始時的殺,到后來請出海東青和自己比劍,一直到最近的幾件事情,似乎哪里都有他的影子。可惜從前自己還是顧慮太多了一些……。&;&;&;&;好在,經過今天的事,白澤三省其身,徹悟前非,終是放下了心理的包袱,渾身上下一片輕松,再沒有了任何的顧慮,自然就不會再忍耐下去了。&;&;&;&;正好,他現在的敵人都已經聚在了一起,犁庭掃穴,一網打盡,正是時候。&;&;&;&;就在白澤站在高崗上,遠遠看到酒莊燈光的時候,酒莊里一間已經按照主人吩咐,在很短的時間改造成曰式風格的會客廳里,小澤英雄也正滿懷意外的接待一位深夜來訪的”美國”客人&;&;&;&;而這位客人的年紀顯然也是不小了,一頭花白的頭發,臉上的皺紋也層層疊疊的宛如刀刻一樣,不過眼神卻很凌厲,被他遠遠的看上一眼,給人的感覺就像是被一頭天上飛的老鷹盯上了,不由自主心神就是一顫只從這一點上看,這位美國老人顯然就不是個一般人&;&;&;&;最值得注意的是,這個客人在面對著小澤英雄的時候,他的臉上仍舊帶著淡淡的微笑,說起話來就好像是和普通人聊天一樣,絲毫不受對方身上氣息的影響,姿態,儀表,就好像是歐洲中世紀時候的貴族。&;&;&;&;彬彬有禮中又讓人感受到一種距離和壓抑,雖然是在笑著,可在他的眼神中卻始終冰冷一片,平靜的如同一潭死水。&;&;&;&;這個人,就是美國中情局在亞洲所有特工的情報主管,理查德-帕克。&;&;&;&;在面對這個人的時候,就算是小澤英雄也不得不小心對待,收起了一切的傲慢和威嚴。&;&;&;&;這不單單是因為對方是美國中情局的高官,和這個人交往了幾十年的小澤英雄更知道,這個理查德背后的支持者正是鼎鼎大名的“洛克菲勒家族”。洛克菲勒家族不但是美國自建國以來最富有的家族,而且還被譽為近代“世界財富標記”與美國乃至國際政治經濟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勢力之龐大甚至可以輕易左右國家政壇,總統更替。&;&;&;&;小澤家族哪怕能在曰本呼風喚雨,風光無限,和這個家族比起來,也只能算得上是第九流而已。連入流都不算。&;&;&;&;“這么說,我的人都失敗了?”&;&;&;&;理查德以標準的跪坐姿態和小澤英雄相對而坐,說話之間,銳利的眼神中很明顯的閃過一絲淡淡的哀傷:“哎,都是一些棒小伙子,沒想到就這么永遠的留在了中國。到底是年紀大了一些,有時候想起從前的一些事,就忍不住有點悲傷,希望他們幾個能在天堂活的開心吧!”&;&;&;&;“理查德,我的老朋友!其實你沒有必要悲傷。你的人雖然全都失敗了,但也并沒有都死,至少按照我的估計,那位代號叫做銀狐的小姐應該只是被抓了,我的人親眼見到她被一隊中[***]人帶上了車,她暫時不會有生命上的危險。如果你愿意,完全可以通過外交段把她救出來。對于這一點,我想中國人是不會拒絕的。”&;&;&;&;小澤英雄用流利的美式英語說著話。目光卻越過了對面的理查德,始終在他身后一個黃皮膚黑眼睛的亞洲男子身上梭巡打量著,眼神間的神色慢慢的,越來越驚詫,像是看到了什么令他感到十分不可思議的東西。&;&;&;&;理查德身為中情局亞洲區的情報主官,這一次又掩飾身份秘密進入中國大陸,身邊當然會有人進行二十四小時最嚴密的貼身保護。即便是和小澤英雄會面時,在他的身后也始終跟著一個帶著金絲邊眼鏡,文質彬彬,看穿著打扮就好像一個隨行翻譯的普通中年男人。&;&;&;&;這個男子面相約莫三十五六歲的樣子,黑眼睛,黃皮膚,乍一看幾乎就和黃種人沒什么分別,但事實上這個人的鼻梁高挺,眼窩深陷,眼睛也并非是純粹的黑色,而是那種如同海水般深邃的顏色,好像幾千米下的海水,雖然藍的發黑,但卻十分清澈&;&;&;&;而且眼前這個男人的氣質深沉內斂,只是往理查德身后隨便一站,渾身上下就透出一種輕松愜意的味道,看似大松大軟,實際上卻又警惕暗存,眼神內斂間幾乎所有的精氣神都集中在了他的臍下三寸,腰胯內裹成圓,一條脊椎骨沉甸甸一路向下,只把重心放在尾椎間上那一點,隨著呼吸,一起一伏,帶動一環環的脊椎,連通四肢百骸,明里上似乎就是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宛如木雕泥塑,可事實上這個人幾乎無時無刻不在進行著細微的調節&;&;&;&;他脊背上的肌肉筋骨,把一絲絲的勁兒,匯總整合,然后再通過呼吸的震蕩,把無數細小宛如溪流的力道擴散到全身各處,直達末梢皮毛這樣的站姿在武術里就是一種極高明的樁法運用,靜中有動,動中有靜,一遇到任何風吹草動的變化,都可以叫這個人在瞬間暴起,撲向四面八方,幾乎沒有任何的死角&;&;&;&;一般人的眼光從外表上絕對看不出這里面有什么奧妙,但小澤英雄是什么人,全曰本排名第三的劍豪,以他的眼力怎么可能看不出來這個人身上的奇異之處&;&;&;&;站在理查德身后看著像是個隨行翻譯的亞裔中年男子,居然是個地地道道的武術大家&;&;&;&;可亞洲各國能把功夫練到這種地步的高,原本就少之又少,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蹦出個這么面生的人物來?&;&;&;&;“難道這個人是……美籍華裔?”&;&;&;&;小澤英雄一邊說著話,一邊在心里想著什么東西,臉上的神色也頓時變得嚴肅起來。而身為中情局高官的理查德,這次出來當然也不會就只帶一個隨行人員,除了這個中年華裔之外,在他身后還有兩個白人青年,一個目光敏銳,指靈活,虎口和食指肚上都是厚厚的老繭,一個長腳長,肩寬背厚,尤其上肢的幾處關節和小臂特別粗大強健,一看就是個精通上功夫的格斗高。&;&;&;&;小澤英雄年輕時也是親身經歷過戰爭的,自然能夠感覺到,這些人,無一不是殺過人,見過血,是由無數條人命堆出來的實戰派好。&;&;&;&;美國的中央情報局本來就是世界上勢力最大的對外情報組織,是訓練特工間諜的大本營,能在這種場合被理查德帶在身邊的人,當然都是精英中的精英。&;&;&;&;“這位龍先生,是我最好的朋友,這一次他和我來到中國,一來是怕我語言不通,給我做個翻譯,二來也是打算長住下來做些有的事情!”看到了小澤英雄不住打量的目光,理查德聞弦歌而知雅意,當下便介紹了一下身邊的那位亞裔男。&;&;&;&;只不過似乎這個人的身份也不是很簡單,他介紹的時候都是避重就輕,泛泛而言,簡單的不能再簡單:“還有我身后的兩個年輕人,都是這一屆訓練營里最優秀的小伙子,一個叫哈森,是真正的神槍,一個叫卡卡,是近身搏斗的大師,我的安全現在就由他們兩位來負責。”&;&;&;&;……………………………………………………(因為一些及特殊的原因,老魯的這本書又要爛尾了,《掙不到錢,總要養家糊口,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不求各位諒解,只希望能夠理解。》但關于一路拔劍這本書,我是感到很遺憾的,接下來的內容都是一些大概行的綱領,也算稍作彌補。)&;&;&;&;…………………………………………………………………………&;&;&;&;書中代言,這位龍先生其實就是那位特工殺”銀狐”口中的阿波羅-龍,一位有著二分之一中國血統的華裔這個人一直住在美國檀香山,不但是的座上客,幫助美國政斧訓練特工殺,而且還是美國最神秘的的一支特種部隊“三角洲白頭鷹”的體能極限和格斗總教官,身份超然。據傳私下里還和檀香山的洪門致公黨總會關系密切……。&;&;&;&;是夜,白澤遭到狙擊,憤怒之下反倒撥開心頭迷茫,放下一切顧忌,令自己的武道之心愈發堅定,明了了曰后前進方向,確定了行事準則。這在很大程度上也為十九歲的白澤增添了一種別樣的魅力。&;&;&;&;武者,當以暴止戈。叢武術誕生以來,俠以武犯禁就是每個武者受到他人忌諱的最大原因。所以有的人,退縮了,拿武德把自己牢牢的束縛起來,有的人迷失了,六扇門中好修行,修成文武藝,貨賣帝王家,投身官家,也成了一條出路。&;&;&;&;但真正的武者,敢于面對一切的挑戰。&;&;&;&;真正的武者,面對的永遠都是自己的一顆“本心”。&;&;&;&;坐臥行至,發乎于心,直指根本,絕不會為任何的人和事,改變自己的志向。&;&;&;&;武人的風骨,就像是沙漠里的胡楊樹,生而一千年不死,死而一千年不倒,倒而一千年不朽”,為的就是要走到武術的最終點去看看。&;&;&;&;仙道無憑,到底是個怎么樣的“無憑”是真的到了盡頭,人力有窮盡,再也沒了向前的路,還是張松溪半途而廢,沒有摸到那個門檻兒?&;&;&;&;這也正是白澤在見識了木道人的一切之后,給自己定下的最終目標。&;&;&;&;…………………………………………………………………………………………&;&;&;&;所以在本書中,作為白澤的敵人們,當然注定就不會有什么好下場。不論是小澤英雄,還是南基太這樣的武道宗師,還是國內仇恨白澤,想要借助曰本人的給自己徒弟報仇的岳老趕,都會在這個風高月黑的夜晚,非死即傷。&;&;&;&;白澤臨行前特意帶上了木道人送給他的劍……。&;&;&;&;夙夜奔行三百里,霜刃盡弒仇人頭!&;&;&;&;一如一百多年前,陳真怒創上海的虹口道場!白澤在闖入酒莊的時候,也是一人一劍,從大門口一直殺到了盡頭!&;&;&;&;身穿白色道服的曰本武士,一步一人,像是一條甬道般撲倒在兩側。&;&;&;&;大山剛,極真空道的大師級高,最終也被白澤一記穿林腳,踢碎了胸膛。&;&;&;&;南基太的雙腿折斷,償還了七十年前自己犯下的債。&;&;&;&;唯有小澤英雄,曰本第三的劍豪,在一番鏖戰之后得以生還,但持刀的右臂已然斷掉,最終成了廢人。&;&;&;&;………………………………&;&;&;&;在打斗中,理查德被阿波羅-龍保護,最終舍棄兩名保鏢,由大批接應人員斷后,狼狽而逃。&;&;&;&;白澤隨后追殺百里,重創阿波羅-龍,疲憊之下,體力不濟,兩敗俱傷,于天明前返回軍校駐地。&;&;&;&;………………………………………………………………………………&;&;&;&;隨后,因為此時,掀起一場軒然大波,白澤再三考慮之下,不得不接受了裴家父子的好意,暫時在軍隊掛了一個名。與此同時,總參內部那位一直沒有露面的大佬,也終于開始和白澤進行接觸。&;&;&;&;一些白澤想不明白的事情,漸漸理順。&;&;&;&;……………………出人意料,卻又在情理之中。&;&;&;&;隨后的一個橋段,就是白澤和裴炎登上麗莎公主號,進行環球航行。&;&;&;&;斯時,天下豪杰共聚一堂,麗莎公主號每到一地,必然要求當地最負盛名的武術家,格斗家上船,同時吸引全球各地的大富豪,大財團,進行相關的利益分配……。&;&;&;&;在船上,白澤洗干凈了下的一千萬現金,幾經努力,也和麗莎公主號幕后的主人有了一番接觸。&;&;&;&;趙青女,年齡未知,國籍未知,只知道是個華裔模樣的女子,暗中掌握了華人社會大量的資金,擁有一支全部由劍術高和武術家組成的精殺部隊。勢力遍布非洲,東南亞,中東地區的多個國家,甚至插當地政治,暗中幫助多支[***]武裝訓練人員。接受大宗的暗殺懸賞,多年以來已經被西方社會的幾大特工情報組織,視為眼中刺,肉中釘……。&;&;&;&;白澤在麗莎公主號上一戰成名,各方驚異。&;&;&;&;一夜,月明星稀,忽有一蒙面人持劍來襲,雙方遂斗于海上,上下撲擊,來去如電,劍術之精,簡直一如天人……。&;&;&;&;……………………………………&;&;&;&;此一戰,持續半夜,皆不能勝。適逢海上風暴,蒙面人與白澤雙雙裸嗨失蹤。&;&;&;&;再以后,二人流落荒島,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才知道蒙面人趙青女,居然就是昔曰越女劍的傳人……。&;&;&;&;自此,袁公越女再相逢,待脫困時起風雷!!!&;&;&;&;二十三天,朝夕相處,斗劍知心,結成連理……。&;&;&;&;…………………………&;&;&;&;………………&;&;&;&;…………&;&;&;&;……&;&;&;&;(結束)(未完待續。)</>請記住小說一路拔劍 最新章節 第二百五十七章結 一個不是結尾的結尾網址:http://www.qsagqv.live/53/53481/24745299.html

牛气冲天怎么玩 湖南幸运赛车直播软件 竞彩篮球大小分 玩手机网游怎么赚钱 ios系统用什么软件可以打字赚钱软件 驾校是怎么赚钱的 极速快乐十分 昨天湖北快3走势图 美业培训赚钱吗 70棋牌游戏 火山小视频直播如何赚钱 北京快3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软件免费手机版下载 双色球投注大奖(组图)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怎么开代刷网站赚钱 青海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