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絕世萌寵 第124章 人類的危機

作品:《地獄萌寵

    聽到這二貨現在依然還能如此逗比,我緊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一半。但是看到他們幾個都狼狽不堪的模樣,突然又有點心酸。

    正想安慰他們一下,突然大樓里又傳開爆炸聲。隨著塵土飛揚,一個肥胖的身影從大樓里連滾帶爬的就出來了。我一看不是別人,正是癩蛤蟆金蟬子。

    老四趕忙扶住他,“怎么樣?追下來了嗎?”

    金蟬子差點沒喘過來氣,用力吸口氣,然后吐掉嘴里的土沫子說道“誒呀我滴媽呀!這人都咋滴啦?突然發瘋似的開始互相攻擊,連特么唯一一點水和食物都報銷了。尼瑪!這往后的日子可咋活?營救的人還沒來嗎?你們要是看見老大,記得跟他說我是為國捐軀的,好歹給立個碑。也算咱這妖怪在人類歷史上,留了那么一筆!”

    說完金蟬子就又要往大樓里沖,老四趕忙攔住他道“你有什么話自己很老大說吧!我想老大會體諒你的這份苦心和功績的!”

    “嗯?老大在嗎?你別逗我了!老大估計這會兒一定跟妹紙們嬉戲呢!他沒準都不知道咋們這兒的情況呢!”

    老四看看這胖子,搖搖頭啥也不說了。金蟬子突然覺得老四可能說的是真的,這才仔細的看看周圍,結果看到我一臉的黑線。這貨馬上流著眼淚向我撲來,好像我特么是他久別的親人似的!

    “滾蛋!你再敢往前一步當心我放火烤了你這癩蛤蟆,你信不……”

    我的話還沒說完,這貨卻依舊撲到我面前抱起我的大腿就哭,跟真的似的!

    看他哭的沒完沒了,索性不再理他。我問老六“里面到底怎么了?突然發生爆炸,看你們這模樣好像一直在逃命誒!”

    “領導!不逃命不行!我們本來想跟你道別,然后去南方發展的。沒成想剛出門就爆發了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那老鼠哇!你是不知道,像海浪一樣一波接著一波,被咬死的人就不說了,特么被咬傷的人就開始傳染鼠疫。醫院里的疫苗根本就不夠用,許多人都絕望了!他們臨死還想拉個伴兒,于是開始攻擊那些沒傳染的人,逮住就咬,太特么血腥啦!……”

    “打!說正題!

    “額……哦!這座大樓是許多幸存者用人命保存下來的,我們好不容易才清除了樓上的老鼠三層往下基本都是用人的尸體堵起來的!政府飛機從樓頂經過,告訴我們再等等就回來救我們,可等來的是人們都瘋了!”

    說著這貨又開始抽泣起來,我聽的心急,上去給他一巴掌,“快特么接著說!”

    “哦!人們突然像中邪了似的!兩眼通紅,看到人就打、就殺、甚至下口咬哇!你是沒看見上面的情況,那些女人和小孩都被啃得只剩骨頭架子了!”

    “你們沒有食物和水了嗎?”

    石筱菁好奇的插嘴問道,老六這貨沒見過她,指著這妹紙說“領導!這是你新娶得姨太太嗎?為什么你身邊左擁右抱,就不分給我們點兒呢?”

    幾個妹紙臉刷的一下就黑了,這貨見自己說走了嘴,趕忙解釋“我是開玩笑的,姐姐們別在意,別在意!”

    我一把抓住他的衣領,“趕緊接著說,不然我讓姐姐們送你進宮!

    這貨渾身一哆嗦,接著說道“食物和水,我們準備了許多。人們發瘋不過是幾十分鐘前才開始的,上面估計還有許多人在相互撕咬呢!我們幾個點著了煤氣罐,炸毀了樓道,這才甩掉那些發瘋的人跑出來!

    “人們吃錯東西了嗎?怎么跟喪尸似的?”

    “不造哇!我們就吃壓縮餅干和方便面來著,水也是桶裝或瓶裝的純凈水,不應該?”

    “那你們有沒有發現什么異常的事情?比如……看見什么蟲子之類的?”

    我突然想到了那個蟲師男孩,會不會是他臨死前搞得鬼呢?老六眨巴著眼睛尋思半天,突然一拍我大腿,“領導!你真是神人,你咋知道有奇怪的蟲子呢?”

    “額……我們剛剛干掉一個惡心的蟲師,我突然想到的。你不用拍我大腿吧?想起什么就快說,拍自己大腿就可以了!

    “領導你是不知道,我今天晚上起來尿尿,突然心血來潮想看看銀河。你知道的,城市里已經很久很久都看不到銀河了。這回全城停電,我就想著,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說正題,再扯沒用滴,我滅了你!”

    對這二貨,我真是服了!比原來的逗比組長還能胡扯,是不是他跟逗比曹太久了,傳染了以后現在才度過潛伏期爆發了!

    老六接著說:“我抬頭看天的時候,沒看到什么銀河,卻看見了漫天的蟲子!

    “是不是大得嚇人的蚊子?”

    石筱菁這回卻有點迫不及待的問了,似乎只要證明人是受蟲師影響而發瘋,一切就都好辦了一樣。

    老六一愣神,“什么蚊子?我沒看見什么蚊子!領導,你說的那個什么蟲師難道就是蚊子變的妖精嗎?”

    “你別聽她的,先說說你看見了什么,一會兒再說蟲師的事!

    “哦!我看見的!你是不知道,漫天的蝌蚪哇!我都懷疑是不是自己幾天沒吃肉,餓得眼花了呢!但是當我仔細的看過以后,我才發現,天上飛的惡斗也忒嚇人了。竟然是一個個人的骷髏頭后面帶著一條人的脊柱骨,離得遠了確實有點像蝌蚪。領導,你說我看見的是不是真的?”

    “額……這個……”

    “峰子,他說的好像是……”

    胡媚娘想起了有關這種蟲子的事,悄悄地提醒我道。我點點頭還沒說什么呢,就聽金蟬子喊道:“神馬?你看見漫天的蝌蚪啦?那是惡靈蟲,是我們老大的好不好,你確定沒有看錯?”

    他的話一出口,所有不知情的人刷的一下盯住了我,似乎我就是一切罪惡的元兇似的!我鬢角流著汗,連忙擺手解釋道:“這些跟我可沒什么關系!雖然惡靈蟲是我前世的,但現在我可沒有召喚過,也不知道那玩意兒怎么使用,也許是有人故意要往我頭上扣屎盆子也說不定呢!你們別用這種眼神看我好嗎?”

    “事情也許真的不關峰子的事。小貓,你那個窩,你就沒發現什么異常嗎?”

    胡媚娘趕緊出來為我解釋,注意力一下轉移到了苗穗花身上,F在,我們還真是有好多好多問題想問問苗穗花呢。

    “苗苗!你睡得那個石碗床,你知道嗎!那下面竟然是地獄的出口,而且是真真正正的地獄之門!”

    “峰哥……其實那地獄之門早在我們認識之前就存在了,我不是也搜集過人類的靈魂來著嗎?你難道忘了?如果說起來,我也算是地獄使者!但是我是被逼的,也從來沒對好人做過什么壞事!我抓的那些都是罪有應得的人,之后不是也被你吞噬了靈魂來著嗎?”

    “額……這個,說來也是!那你到底受誰所逼?你一直都不肯說,我們可是一度懷疑過你誒!”

    “峰哥,我……雖然是貓族。但是我的師傅卻是地獄里的九頭蛇女常晶晶,她可說是地獄里的一方霸主了。我認識你之前,就被她相中,成了她的徒弟。而她給我的任務就是看著我的那個石碗床,也就是地獄之門;然后,幫她搜集人類靈魂。你也知道的,我那時也就是個小妖怪,跟那種妖王做徒弟,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所以,許多事一直瞞著你跟老狐貍。但是現在,我想做點什么,來彌補過失可以嗎?”

    苗穗花說著眼淚就要掉下來了,我還能說什么呢?這妹紙也是苦命的妖怪,被人坑了,現在迷途知返也不能一棒子打死不是!于是我欣然接受了苗穗花的懺悔,將她慢慢摟進懷里。

    石筱菁咂著嘴說:“你們還真是一對兒!一個地獄使者,一個地獄惡魔,這事要是讓上頭知道了,你們說說會怎么樣?”

    她的話一下驚醒了我和苗穗花,是!我們倆可都不是什么善類,從升級后得到的記憶中看,我倆當初也是地獄里的一方霸主誒!所以現在人類的生死存亡,我們是不是要負起主要的責任呢?

    “小龍女兒,你的意思是我們該對這次鼠患負責?然后我倆或是消滅鼠族,或是充當炮灰背了這次的黑鍋是嗎?”

    “額……你要是這么想,我也沒什么好說的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哼!看來這個妹紙根本就不是我這一伙里的人,真是不能將希望寄托在她和上頭那些官僚身上!

    “老六,你說你看到那些蝌蚪之后,大樓里的人就開始瘋狂了是嗎?”

    “?……領導,我可沒這么說。要不你自己上去看看,我只是說了我看到的,但是人們是不是因為蝌蚪一樣的怪蟲而瘋狂,還是你看了之后再說吧!”

    這個老六還是那么的油滑,什么事都推得一干二凈滴水不漏。人類,這次的危機如果是因為我而起,我特么又找誰評理去?我特么都還是糊涂蟲一只呢!

    “峰哥,我們還是上去看看吧!如果真是惡靈蟲,那么也只有你才能收了這些蟲子。畢竟我聽爺爺說過,惡靈蟲可是你的一個殺手锏。當然那是前世的你,現在蟲子是誰在控制,誰也不好說。沒準只是有人想借此混繞視聽也說不定呢!”

    “嗯!苗苗說的有理。我們這就去看看,我倒要看看這惡靈蟲還是不是我的殺手锏。如果我還能控制它們,一定首先讓耗子們先滅了一半的種群!

    聽到我的話,耗子公主渾身一個激靈。我就是沖著她說的,畢竟這次搞得這么大動靜,她才是罪魁禍首。我特么都是一點一點被逼的走到現在,連口飽飯還沒顧得吃呢!

    安頓了一下現有的人手,我決定跟苗穗花倆人單獨上去大樓里面。其他人原地休息,由胡媚娘按時作為領導。我那幾個二貨手下自然沒話說,只是金蟬子和石筱菁死皮賴臉的非要跟著。

    我想了想也好,石筱菁畢竟是上頭派來的監軍,金蟬子也是個可靠的仆人,有這倆人跟著,許多事情都好說清楚。如果我倆自己搞了什么事出來,至少有人為我們作證,上頭怪罪的話我也好解釋。

    于是我們四人重又鉆進了大樓,沒多一會兒,我們就看到了老六他們說的幸存者。只不過,現場實在有些讓人觸目驚心啦!請記住小說地獄萌寵 最新章節 第四卷 絕世萌寵 第124章 人類的危機網址:http://www.qsagqv.live/17/17541/7380299.html

牛气冲天怎么玩 星悦广西麻将 湖北11选5 北京快乐8计划手机版 赚钱宝一天收入 今天福建快3开装结果 白小姐网站六肖中特 亿客隆怎么样 时时彩后三稳赚方法 怎么下载e球彩 甘肃11选5走势 大棚养殖什么赚钱 赚钱的冷门项目 楼凤转不赚钱 幸运彩欢迎进入 新疆25选7中多饯 阶梯式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