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不來了

作品:《貞觀賢王

    第269章秦懷道醉洶洶的,知道有人幫著自己洗澡,他還以為是在府上,就沒管,然后記得回到了房間,接著以為是武媚躺在自己的胸前,

    第二天早上,秦懷道醒來,坐了起來,感覺不對勁,這里不是自己的房間啊。

    “嗯?這是哪?”秦懷道摸著自己腦袋,感覺有點斷片了,明明昨天晚上武媚陪著自己睡覺的,折騰了半宿才睡覺的,怎么不是自己府上?

    “胡國公,你醒來了?”此刻,春英過來了,對著秦懷道笑著問了起來。

    “呃?我在長公主府?”秦懷道此刻臉瞬間通紅,看著春英問了起來,春英看到了,吃吃的笑了起來。

    “是啊,胡國公,奴婢服侍你洗漱,殿下這會,估計還沒有醒,昨天晚上,被你折騰的有點晚了!”春英笑著對著他說了起來。

    “我,折騰?”秦懷道此刻瞬間懂了,接著額頭冒冷汗。

    “胡國公,胡國公,你想什么呢?”春英都在服侍秦懷道穿衣服呢,看到秦懷道發呆,就問了起來。

    “你跟我說實話,昨天晚上,誰在陪我睡覺?”秦懷道盯著春英就問了起來,春英則是笑著看著秦懷道。

    “說!”秦懷道看到他不說話,有點惱火了,盯著他就問了起來。

    “胡國公,殿下非忱賞你!”春英委婉的對著秦懷道說道。

    “確定是長公主殿下?”秦懷道盯著春英眼睛都不眨,春英點了點頭。

    “我的天!”秦懷道往后面一倒,都快要哭了。

    “胡國公,不用這樣,殿下只是喜歡你,但是你畢竟是長公主的妹夫,這種事情,你不說就行了,再說了,長公主很欣賞你,但是斷然不會去和妹妹搶的!”春英看到秦懷道如此苦惱,就勸了起來。

    “這還不是搶嗎?自己如何跟麗仙交待?”秦懷道心里郁悶的想著,不過一想大唐的女人,也確實是開放,但是,秦懷道沒有想到,居然能夠開放到這種程度!

    “胡國公,奴婢服侍你起來!”春英站在那里,對著秦懷道說著,

    秦懷道無奈,只能坐起來,接著在春英的服侍下,換好了衣服,洗漱完畢以后,秦懷道就坐在房間的桌子上吃完了早飯,接著就出門了。

    “胡國公,不跟長公主打個招呼嗎?”春英看到了秦懷道急沖沖的走,笑著問了起來,

    秦懷道看到她這樣笑,更加害羞了,翻身上馬,對著春英說道:“你和長公主說,我還有急事!”

    “好,不過,長公主交待說,如果晚上沒有地方躲,你繼續過來這邊就是!”春英對著秦懷道喊著。

    “打死我也不來了!”秦懷道心里想著,來這里自己還不如去印刷廠那邊住,這個事情,也是被李世民知道了,非得打斷自己的腿不可。

    秦懷道騎著馬快速離開了長公主府,春英就笑著往里面跑,剛剛到了長公主的廂房,就看到長公主正打開著窗戶的一小溜,看著門口的方向。

    “殿下,都走了,我估計他是不敢來了!”春英笑著看著長公主說道。

    “去,叫你嘴碎,他知道了?”長公主盯著春英問了起來。

    “能不知道,昨天晚上你們折騰了那么久,剛剛問我,是不是你,我只能說實話了!”春英雙眼含笑的看著長公主。

    “知道了就知道了,就是要讓他知道,哼,如果不是我先嫁給了長孫沖,我非得和妹妹爭一下不可!

    這樣好的男人,上哪里找去,到現在,府上就一個小妾,秦莊這么多漂亮的女孩,他都沒有動過!”李麗質毫不在乎的說著,

    從上次治病,李麗質就發現,自己對于這個少年,不由的動了情愫,但是秦懷道這個人,就知道躲在府上,根本就不出來,自己想要見他,還要去他府上。

    “行了,本宮有去睡覺了,不許嚼舌根,被我知道了,就讓你去洗馬桶去!崩铥愘|盯著春英警告說道。

    “我敢嗎?”春英笑著點頭說著,跟在長公主身邊,這樣的事情,她要是不懂,早就死了。

    而秦懷道一路上也是心神不定,想著這個事情,荒唐啊。不知不覺,就到了工地了,

    到了工地以后,秦懷道就把這個事情拋到九霄云外去了,工地的事情更加要緊,

    而此時,在宮里面,李世民也知道那些公爵們找秦懷道找的緊,弄的秦懷道都不敢回府,還到處躲,不像話,于是找那些國公去了皇宮了,要說道說道他們。

    那些國公也是無奈,錯失良機了,知道現在想要和秦懷道搭上關系,更難了,之前秦懷道還沒有起來的時候,那些武將國公扶著秦懷道起來,現在那家不是賺了很多錢,

    而且其他的好處也不知道多少,子孫封爵的都有許多,但是現在,他們想要找秦懷道,陛下都不允許了。

    “哎!”長孫無忌回到了府上以后,嘆氣了一聲,一同前來的,還有杜構和裴律師,以及申國公高士廉的長子高真行,還有譙國公柴哲威,長孫嘉慶。

    “這事陛下不允許,我們就沒有辦法了,秦懷道新弄的那個生意,我估計啊,一年最少不會低于10萬貫的利潤,最少!

    一成份額就是一萬貫,哪怕是五分,也有五千貫錢啊,那些武將公爵,這次是賺了大錢了!辈裾芡䥽@氣的看著他們說道,

    他和秦懷道不熟悉,可以說是幾乎沒有交集,兩個人就是在上朝的時候,見過那么一兩次。

    “嗯,沒辦法,之前我們這些文官的子弟,就是房玄齡和秦懷道關系好,這次,肯定是有他們家的份的,房遺直和房遺愛,兩個人都和秦懷道關系好,可惜,咱們家的那些小子們,就是和他玩不到一起去!备哒嫘写丝桃矅@氣的說著,對于錯失這次機會,

    下次他們還不知道會失去多少,誰都知道,陛下寵秦懷道已經沒邊了,關鍵秦懷道也是爭氣,里面交待的事情,他全都能夠辦好,而且還不貪權,壓根就不想去當官,就是想著享受,李世民還逼著秦懷道當官,

    這樣的人,除非謀反,要不然,陛下是不可能會除掉他的,而太子,雖然沒有公開說,支持秦懷道,但是秦懷道這幾次做的事情,太子得利是最多的,

    可想而知,太子對秦懷道是有很多好感的,加上秦懷道救了李麗質,現在還要娶李麗仙,秦懷道簡直就是屹立不倒了,這樣的人,可不能為敵,

    現在連長孫無忌,都不想和秦懷道為敵了,和他為敵,太累,關鍵是,自己老了,而秦懷道還這么年輕,如果不能弄死秦懷道,下次就是秦懷道弄死自己一大家子,劃不來!

    “咱們啊,有空啊,還是請秦懷道出來坐坐,這次,估計是不成了,但是下次,也許是可以的,畢竟,都是國公,而且對于他,

    我認為他是一個聰明人,知道平衡,所以,武將獲得了這么多好處以后,現在還是沒有問題的,但是繼續什么好處都是給武將,我相信陛下都不會放心的,所以,他會分出來的,現在,那些世家不也分到了一杯羹嗎?”杜構坐在那里,開口說著,

    杜構雖然也是世家的,可是這個份額是整個杜家的,分到他杜構頭上,壓根就沒有多少。

    而提到了世家,長孫無忌就更加無奈,自己也是世家,自己還是長孫家的家主呢,但是這次,自己沒份,一點份額都沒有,想到了這個,他就要吐血,

    當然,他也知道,這次李世民也是估計的,估計他知道自己和世家聯系,故意打壓一下。

    “嗯,萊國公說的有道理,還是需要和秦懷道打好關系的!”長孫無忌點了點頭說著,對于這點,他是認同的。

    “是,往后啊,沒事的時候,可以去他府上坐坐,你就看看鄂國公吧,多得意啊,簡直就是,走到哪里,都是笑呵呵的!”裴律師此刻說著,他現在有把柄握在秦懷道手上,已經不敢說秦懷道的一句壞話,這點他是非沖楚的。

    “他算什么,你等程老匹夫回來了吧,他才得意呢,程老匹夫快要回來了,我估摸著就是這兩天,陛下秋獵,都已經定了要帶他去,而且,他要籌備秦懷道的婚事,必須要提前回來才是!”長孫無忌看著裴律師說著,

    尉遲敬德顯擺還是有底線的,程咬金是無底線啊,他都敢和陛下爭論高下的人,完全是不要臉皮的。

    “哎,此事就這么算了吧,其實也好,世家和陛下和好了,我們也好辦事,要不然,加在中間,難辦事!倍艠嬜谀抢镩_口說著!

    “嗯,就這樣吧,中午就在我府上用膳!”長孫無忌開口說著,

    而此刻,在通往長安城的路上,程咬金美滋滋坐在馬車上,手上端著一個杯子,杯子里面泡著茶,旁邊還擺放著兩本書,一本《論語》,一本《孟子》,

    他自己也不看,就是放在那里顯擺的,逢人就是,是自己侄子弄出來的,自己要買兩本,回家告訴侄子,那些書籍已經賣到他了的駐守的地方了!

    “國公爺,中午了,是不是在前面的小鎮落腳吃飯?”一個武將騎馬到了程咬金的馬車前問道。

    “吃飯,反正天黑前能夠趕到!”程咬金得意的說著。

    手 機 站:

    :////104319/

    。_

    【悠閱書城一個免倏磿膿源軟,皽婵手櫺 下載安裝,坦謾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 代碼開始 --></>請記住小說貞觀賢王 最新章節 第269章不來了網址:http://www.qsagqv.live/0/333/56686906.html

牛气冲天怎么玩 球探网足球比分 北京pk赛车娱乐群 海南飞鱼彩票规律图 三分彩 辽宁快乐12预测一定牛 篮球胜平负计算器 bet365足球即时赔率 足球彩票4场进球规则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 360购彩全国开奖 黑龙江p62开奖号码今天晚上 中原风采22选5最新开 澳门赛马会即时赔率 快乐十分精确公式 天涯中彩票 闲来麻将辅助